貴陽試點“醫藥分家”近三年 孤軍深入闖 “醫改雷區”
2018-06-19T14:03:55

◆核心提示

“看病難、看病貴”,一直成為政府與民眾頭疼的問題。

而為解決這一問題,28年前,以衛生部等三部委聯合發文為標志,圍繞改善公民醫療衛生狀況的醫療體制改革如火如荼提上政府決策議事日程。

28年來,盡管其間我國自上而下進行了17次藥品降價,但我國醫藥生產、流通領域存在的“諸多毛病”,以及行業競爭、銷售繁亂、環節冗長和人為效應等因素的利益博弈,藥價負擔依然與民間期待相去甚遠。

而在當下,作為“醫改”重要內容的“醫藥分家”,從2000年開始在全國興起的“醫藥分家運動”,逐漸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一時間,南京、福建、江西等地均不同程度地推出醫藥分家,但終因體制制約而不斷“夭折”。最短的十幾天,最長的僅18個月。

2005年,我省貴陽首家醫藥分家醫院正式施行,一時間,本地媒體和國內包括人民日報等主流媒體均紛紛進行報道。

3年后的今天,我省貴陽的醫藥分家究竟如何?醫藥分家能否成為虛高藥價的“克星”,并真正破解醫改困局?

看著藥品價格公示牌,黃治林顯得有點悲壯。

-藥價:

暴漲背后的“路線圖”

“暴漲!”

一直在藥品流通銷售領域工作近18年的貴州芝林大藥房零售連鎖有限公司總經理黃治林對近年藥品漲價如此評價。

10多年前,正是因為藥品市場有很大的利潤空間,大學畢業后黃就投身于醫藥銷售行業。在藥價上漲過程中,通過對藥品流通環節層層加價的現狀進行研究發現——可以通過減少藥品銷售中間環節,從而有效降低藥品價格。

據一位不愿具名的從事醫藥銷售的人士透露:藥品從醫藥代表手里進入醫院,再到達消費者手中,至少要經過“入院”、“處方”、“維持”、“招標”四道“漲價”門檻,每一道門檻相應成本均轉接到藥價中,從而抬高藥品價格。

而在黃的分析中,他說,藥價之所以不斷暴漲,除了人為因素,一種藥品從出藥廠到消費者手中,其間的總經銷商、經銷商、分銷商和批發商相當多——一般情況下,藥品從廠家銷售部到各省、市、地、縣、鎮、村級經銷點,每級均有不同程度的加價,一般情況下每一級分銷商之間均有10%-15%不等的加價空間。“有時候一種藥品出廠價只有幾元,到患者手中,價格已上漲到近100元,甚至更多,”他說。

“一瓶200毫升的氟康唑出廠價只要4元,在衛生系統招標中能漲到25元,賣到病人手里更是一路狂漲到76元。”

去年,全國政協委員、解放軍一五○醫院的院長高春芳在當年的兩會期間曾公布了他對藥品暴利的調查結果:“近幾年,群眾普遍反映看病費用增長過多,其中相當一部分漲在藥價上。”據其調查數據顯示,看病費用10年間平均上漲了14%。

為什么出廠價只要幾元錢的藥到老百姓手里就要翻幾十倍?

據統計,自政府恢復對部分藥品價格實行管制以來,已經進行了17次藥品降價,截至目前,已經制定、調整了國家醫保目錄的1000多種藥品最高零售價。但由于流通環節繁瑣等因素,藥品實際價格與患者的期望值仍然相去甚遠。

-分家:

是破解虛高藥價的“克星”

藥品之所以“昂貴”,其深層原因是當前醫療體制中“以藥養醫”制度模式,在這一制度支撐下,“養醫”的大量成本就不得不出在藥品上。

在一些業內資深專家的眼中,這種體制的存在是“醫藥分家”提上議事日程的一個必要條件:將醫院藥房從醫院剝離出來,使患者從被動選擇藥品到有選擇性的購買藥品,從而將藥品市場競爭機制引到醫院,打破此前醫院絕對壟斷、患者被動消費的態勢。

“現在藥品銷售終端近80%都掌握在醫院,而零售藥店只有20%左右的份額,這種情況在全國都普遍存在。”消費者用藥只能聽從醫生被動消費。

降低藥價,參與市場競爭,是從醫院分離出來的藥房必須面對的問題,而要求得市場,藥房必須“降字當頭”。

而早在2003年,貴陽市云巖區衛生局就已經作手準備將該局所轄云巖區人民醫院分院的藥房及下屬的宅吉衛生服務中心一并交由市場藥房托管,“醫院藥房一旦分離出來后,藥價至少要整體降低50%左右。”擬托管藥房一負責人說。

在黃治林眼里,醫藥分家的具體合作模式是:醫院關閉自有藥房,醫院用藥交由大藥房提供,醫院只管診治、開方、護理,病人拿著處方,可到醫院內的藥房購藥,也可到任何地方購藥。

醫院藥房將利用其平價藥房的渠道統一進藥、定價,這樣,藥品價格就不是某一部門和幾個部門說了算,而是由市場來決定。

此外,醫院藥房脫離出來后,藥房可以通過競標擠壓藥品利潤空間,所有藥品都由一家公司采購供應,沒有廠商、品種、價格之爭,藥房也可以從廠家直接進藥,減少中間環節,從而能夠有效降低藥價。

-貴陽:

醫藥分家效果顯著

2005年,貴陽醫藥分家的“醫藥元年”。

當年10月以貴州芝林大藥房和貴陽神奇普濟醫院的完美合作,將貴陽的醫藥分家推上前臺。

而此前2003年當年12月底,針對醫院藥價過高的問題,云巖區衛生局擬將云巖區人民醫院分院的藥房及下屬的宅吉衛生服務中心一并交由市場藥房托管,降低藥價,讓老百姓受惠,實現醫藥分離。

但該合作因種種原因而再無下文。

2005年10月,歷經多次談判后,貴州芝林大藥房托管貴陽神奇普濟醫院的藥房:醫院只管開處方、檢查、看病,完整意義上的“治病、看病”。

談起當年的合作,黃治林臉上依然顯得非常興奮:在醫藥分離后,醫院和藥房效益均發生“質”的改變,“合并的第一天的患者人數比平常增長了20倍,藥房的銷售額明顯比其他店多20%以上。”

在當年的合作中,“貴陽首現醫藥分家”一事相繼登上中央以及國內的主要媒體,關注背后,顯現出社會和民眾的無限期待。

而貴州芝林大藥房在該次合作中,并未讓民眾失望,合作初期,他們就大刀闊斧地進行藥品降價:“普通的速效感冒膠囊,其他藥房或者醫院賣0.7——1元,他們只賣0.3元,瑞科沙市場價格高達28元,他們只賣6元。”黃稱。

在大幅降價、讓利患者的舉動下,醫院和藥房效益明顯顯現出來。

“合作以來,此后每年醫院和藥房的效益都以40%的速度增加。”在黃的統計數據中,此前,藥房每年銷售不到100萬元,合作之后,就上升到每年600-700萬元,而醫院的效益也因此而不斷攀升。

究其原因,最為關鍵的是“降價”,黃稱,醫藥分家后,藥房的藥品直接從廠家進貨,減少了至少3-6個中間環節,同時也減少了藥品進入醫院的相關成本,因此,在將中間環節費用讓利患者后,依然有一定的利潤空間。

目前,該藥店和醫院均合作愉快,完全能用實踐經驗打破“以藥養醫”的體制格局而實現“以醫養醫”的局面。

-困境:

醫藥分家如何破局?

以藥養醫,是眾所周知的問題,也是醫院生存不可缺少的要素,同樣是制約醫改前進的一大主要因素。

據了解,醫院生存,藥品利潤來源就占醫院的40%以上,一旦醫院剝離這部分收入,醫院必然陷入生存困難局面。

2000年3月,國務院體改辦等部門聯合出臺了《關于城鎮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要實行“醫藥分開核算,分別管理”。到如今,“醫藥分家”已經走過了8個年頭。

8年間,國家九部委制定的青島、西寧、柳州三個“醫藥分家”改革試點,終以“失敗的做法”而終結。

有專家指出,醫藥分家模式,從理論上是能夠遏制高藥價這一頑疾的,但為什么衛生部定點的醫藥分家試點都以失敗告終?其中最為關鍵的是現有醫療體制阻礙醫院和藥房的合作——“以藥養醫”的現狀使得醫院為了生存,必須從藥品中獲取利潤,因此,醫院很難放棄40%以上的利潤誘惑。

而在黃的記憶里,自全國大張旗鼓地搞“醫藥分家”以來,有的只是有意向,有的只生存10多天,最長的生存18個月,他說,貴陽神奇普濟醫院和貴州芝林大藥房的合作,是目前國內生存時間最長、合作時間最久、效益雙贏的一次“醫藥分家”合作。

從2005年至今,已近3年,3年試水,雙方不斷協商解決其中的矛盾和糾紛,不斷完善經營和管理機制,到目前為止,貴陽神奇普濟醫院和貴州芝林大藥房的合作,盡管不是奇跡,但也是很成功的。對于“醫藥分家”的合作前景,黃一臉微笑。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6-19T12:37:25
2018-06-19T12:08:35
2018-06-19T11:39:45
在线真人龙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