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托”猖狂猛于病 老漢哭訴被騙3萬多
2018-06-20T18:39:30

他們出沒于大型醫院,憑著三寸不爛之舌,將中老年、農村患者忽悠到所謂的“老專家”、“神醫”處就診,從中收取高額回扣

“醫托”之患猛于病

近日,在市各大醫院掛號處、門診室附近,整天轉悠著幾張讓醫務人員熟悉的老面孔:他們手里拿著病歷,擠在人群中,初看起來好像是要掛號看病,然而再仔細觀察,這些人卻又不急于求診,而是兩眼在人群中賊溜溜地亂掃,只要一看到老年患者或者貌似農村來的患者,就立即上前套近乎。

這些人俗稱“醫托”,也叫“媒子”,是經常出沒于大型醫院及其周邊地區的醫療騙子,他們假冒病人或家屬,用所謂的“現身說法”,把患者哄騙到醫療技術差、收費昂貴甚至是無證的行醫點就診,從中獲得高額“好處費”,不但給患者造成金錢的損失、身體的傷害,也干擾了正規醫院的醫療秩序,給社會帶來負面影響。

鏡頭一:老漢的哭訴

“我連自己的送終錢都給了那幫害人精,他們害得我好慘啊!”60歲的溧陽農民張大爺拄著拐杖來到報社,向記者訴說了他被“醫托”欺騙的遭遇。講到傷心處,老人老淚縱橫。

張大爺三年前被查出患有糖尿病,患病之初,他到市里正規醫院治療,醫生告訴他,這種病只能長期服藥,目前尚不能徹底根治。對此,張大爺十分不解:“現在醫學這么發達,咋可能治不好呢?”一天,張大爺看完病后,醫院門口的一個中年男子拉住他說:“您老的病能根除,大醫院的醫生騙您呢,要不他們就沒病人了,我給您介紹一家醫院吧。”張大爺輕信了他的話,在他介紹的某私立醫院治療了一年多,花去了自己辛辛苦苦積攢的3萬元錢。可上個月張大爺的病情突然惡化,先是眼睛看不清東西,血糖急劇升高,接著被查出腎功能衰竭、右下肢壞疽,此時他才明白自己被“醫托”和“庸醫”聯手騙了一年多。

近日,老人被家人送到市一院,但他并非來看病,只是向醫生問明,自己到底還能活幾天?看到老人凄慘的模樣,醫生告訴他:如果現在馬上截肢,再接受精心的治療,生活還有希望。身無分文的張大爺哭著對記者說:“我不治了,我對不起我老伴,我得給她留飯錢吶。”

鏡頭二:猖狂的“醫托”

“我不犯法,我怕誰!”——7月22日上午,記者在市中醫院門口見到了剛被保安“逮”住的兩名中年婦女,她們因形跡可疑被保安帶到保衛科詢問。開始她們一口咬定自己是病人,還拿出許多病歷卡、化驗單、收費單等憑證,但保安仔細查看,發現每張病歷卡的名字都不相同,且兩人的口袋里還裝著某某醫院和門診部的一沓名片。

身份被識破,兩名女子卻絲毫不緊張,她們一口咬定自己沒犯法,“送我們到派出所好了,他們還是得放人。”面對記者,一名婦女有些心虛,她表示愿意和記者談談。

在一間小房間里,這位婦女告訴記者,一些民營醫院和私營門診部為了攬生意,大都會雇十多個“醫托”,這些“醫托”男女都有,年齡大多是三四十歲、穿著洋相,看起來很像城里人。“醫托”每天都輪流到各正規醫院“工作”,主要對象是那些外地來常打工者和中老年病人。

“他們都比較相信中醫,認為中藥便宜且副作用小,一聽那些‘老中醫’收費比大醫院低,就自愿跟著去了。”這位婦女說,其實那些地方的治療費比大醫院稍微低一些,但藥費貴得驚人,一般是普通醫院藥價的十多倍,而且還不斷讓病人復診、配藥。“我們拉人過去,每個醫院、門診部給的回扣不同,最高的會給藥費的50%作回扣。”

鏡頭三:“醫托”眾生相

市中醫院消化科的費主任一次聽他的老病人說:“外面有個女的說你不會看病,他認識真正的專家,有些病人就跟他走了。”他立即脫掉工作服走到門口,剛好聽到一婦女在對患者說:“你是不是找這里的XX醫生看病?他技術不好,我在他那里看了好久都沒有看好。”他扭住這個婦女,發現根本不認識她。

中醫院門診辦主任舒瑩說:“‘醫托’光看外表根本辨認不出,他們和別人一樣拿著病歷坐在椅子上,看到老年人或者外地人就會主動出擊。首先,他們與人套近乎,熱情地詢問病情,獻殷勤,甚至自己掏腰包打的送患者去他介紹的醫院,騙取病人的信任;其次,向病人訴說假經歷,謊稱自己或親人得了同樣的病,在這家醫院看了很久都不見好,在XX醫院花很少錢看好了;第三,抓住病人看病心切的心理,向病人說‘XX專家出國了’、‘專家號滿了’等,再說‘某醫生的老師是我們醫院的’,等患者到了他(她)介紹的醫院,‘醫生’就會無中生有、夸大毛病,開大處方、高價藥,且要病人反復前去就診,多花冤枉錢。如果病人耽誤了治療的最佳時期,后果是嚴重的。”

記者在中醫院門診大廳看到醫院張貼的“謹防醫托”告示,但舒瑩說,“醫托”們總是偷偷地將告示用油漆涂掉,對于這種明目張膽挑釁醫院的行為,醫院也無可奈何。

執法部門的尷尬

市民陸女士在市一院看病時,正好碰到曾經騙過她的“醫托”,在醫院保安的幫助下,這個“醫托”被帶到了保衛科。但最后警方認定證據不足,“醫托”在做了筆錄后被放行。

有關人士告訴記者,由于目前我國法律法規的空白,執法部門對于“醫托”的打擊一直處于一種尷尬的狀態。同時,由于事主大多是外地人,取證相對困難。1998年12月,衛生部、公安部曾聯合頒布法規,認定“醫托”屬違法行為,但根據規定,對查獲的充當“醫托”行騙的違法人員,僅由公安機關處以15日以下拘留、200元以下罰款。可是在實際操作中,即使“醫托”向病人行騙時被逮個正著,卻往往因指證證據不足等原因,公安機關不得不放人;偶爾有“醫托”受到處理,之后還會重操舊業,處理對他們起不到威懾的作用。

“醫托”背后是一些民營醫院和私營門診部,與“醫托”勾結一起詐騙患者的醫生主要有兩種,一是根本沒有行醫資格證的游醫,二是沒有名氣的普通大夫。對于非法行醫的游醫,處罰起來有法可依,但對有處方權的醫生則難以依法處罰,因為我國還沒有專門針對“醫托”與醫生合謀行騙量刑的法律。

誰來割除“毒瘤”

“醫托”的存在,不但給患者帶來身體上的傷害、金錢上的損失,還干擾了正規醫院的診療秩序、詆毀了醫生的名譽。“醫托”是患者“病魔之外的毒瘤”,對于患者及其家屬來說,“醫托”的行為增加了治療成本,貽誤了治療最佳時機。衛生局工作人員提醒去大醫院就診的患者,一定要提高警惕,并建議被騙的患者保留證據、舉報醫院,不能給這些賺取昧心錢的醫院、門診部可乘之機,繼續坑害其他患者。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在线真人龙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