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部分連鎖藥店門店擅自購進藥品
2018-07-09T09:53:10

目前在部分零售連鎖企業(含按GSP要求對其下屬零售門店實行統一配送的企業)中存在“假連鎖”、“假加盟”等問題,其中特別突出的是違反所經營藥品必須100%由企業配送中心統一配送的要求,門店擅自自行采購藥品。這些都極大干擾了正常的藥品市場秩序,損害了藥品零售連鎖企業的健康發展,藥品質量缺乏有效的監督保障,給人民群眾用藥安全帶來諸多隱患,在行業中也造成了不良影響。

鄭州連鎖藥店“連而不鎖” 為利益暗藏多種違規

9月3日,鄭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一次內部會議傳出消息,本市多家醫藥連鎖企業的加盟店因暗藏多種形式的違規行為,受到了警告、經濟制裁或清出市場等嚴厲處罰。幾乎與此同時,也傳出鼓勵連鎖店多開直營店的消息。

近年來,一些醫藥連鎖企業過快擴張,“連而不鎖”,為了經濟利益未能按規定實現藥品統一配送,并允許加盟店私自進藥銷售,存在嚴重安全隱患。此次處罰,目標直指此領域存在的“過票”、私自購藥、出租藥品經營許可證等擾亂醫藥市場的行為。

曾經存在并引領市場4年的連鎖加盟模式究竟出了什么問題?如何解決?連日來,本報記者進行了深入調查。

神秘的“過票”

36歲的鄭州女士鄔杭(化名)半年前脫離了鄭州一家醫藥連鎖公司后,很快成了另一家醫藥連鎖公司的加盟商,她的加盟,使這家公司在鄭州市場上邁入了百家店行列。

9月8日上午,鄔杭從新鄉市按出廠價購進了兩種藥品,兩個小時的路程顛簸后,她沒返回自家門店,而是迫不及待地來到連鎖公司總部。

“過票。”在總部財務室,鄔杭拿出在新鄉購買藥品的發票遞給財務人員。接過發票后,財務人員重新給她開具了蓋有公司公章的出庫單據。鄔杭問:“還不給發票?還要收2%的手續費?”財務人員白了鄔杭一眼未加理會。

接過這張單據,鄔杭從錢夾里抽出錢遞給財務人員,隨后,她的姓名、店名和所進藥名等被登記入冊。“收錢連個收據也不打,總是這樣……”鄔杭邊嘟囔邊走出財務室。

據記者連日來對鄭州多家醫藥連鎖公司內部人員的走訪了解:鄔杭手中的購藥發票在連鎖公司總部財務部門這樣一進一出,她私自購藥的違規行為,就變成了連鎖公司的合法配送。該操作手法被業內人士稱為“過票”。

“過票”也叫“洗票”,就是換發票。但事實上,經連鎖總部換過的票據只是一張藥品出庫單,并非嚴格意義上的發票。這種做法的目的是應付藥監部門的監督,逃避稅務部門的檢查。因為按照相關規定,連鎖總部必須向所屬連鎖和加盟店施行100%統一配送藥品,不允許加盟店或連鎖店私自外出購藥。

關于出現“過票”的原因,藥品市場上的一種解釋是:當被加盟商稱之為“藥頭”的連鎖公司總部沒有能力為自己的加盟店及時配送低價藥品,或未能及時調配加盟商急需的某種藥品時,總部默許加盟門店自行外采,只是外采后要在總部重新“過票”,以應付藥監部門的隨時檢查。

“過票”被“藥頭”美化為變通和保護。將加盟商自己購買的藥品通過“過票”變成是總部藥品,而后由總部出具出庫單。藥監部門檢查時,從票面上看到的是該藥品經由總部購買后統一配送到所屬加盟店的店面。但事實上,這藥是加盟商私自外采的,或購自藥廠,或購自藥販,很可能會讓“假藥”、“劣藥”或是過期藥鉆了空子。

“過票”現象在業內司空見慣。在加盟商的眼里,這種“過票”事實上是自己被“母店”強行盤剝了一回,這也是“過票”現象產生的另一個利益動因。

據知情人透露,連鎖公司的加盟商到總部“過票”時,按照潛規則須向總部繳納2%~3%的手續費,“過票”儼然成了“母店”的盈利增長點與經營方式的創新。

一家連鎖公司的財務人員向記者證實:偷漏稅現象在醫藥行業很普遍,僅靠不向加盟商出具增值稅發票甚至倒賣增值稅發票,一個有著百余家加盟門店的醫藥連鎖企業一年可額外賺取近百萬元。而憑借收取“過票”手續費,這種規模的連鎖公司一年能盈利數十萬元。

二手藥販月賺6萬

9月8日晚,剛過本命年沒幾天的鄔杭最終答應以匿名的方式接受記者采訪。她說,她跑到新鄉進藥是圖便宜,減少了中間環節就降低了經營成本。“因為從公司總部進藥確實太貴。總部也說,0.2元以內的差價原則上建議從總部進貨,價格差異太大也可以從外面進,但必須到總部‘過票’。”

鄔杭說,在她所熟知的藥品零售行當里,想把生意做長久的一般都有自己的進貨渠道,他們大多都是從正規廠家進藥,一般不愿從藥販子手里拿,怕有假。但也有一部分人,他們加盟品牌店的目的只是賺錢。“這些人有30%的藥完全從二手藥販手中買進,不過這些人也不敢輕易進假藥,他們會從假保健品下手,因為保健品不好管……”

9月11日,在鄔杭的引見下,記者在位于航海路上的一家民房里見到了以回收、批發二手藥為生的魏小亮(化名)夫婦。大約30平方米的居室里,除了一張電腦桌外堆滿了各色藥品。中藥、中成藥、常用藥、新特藥、名貴藥應有盡有;口服的,外用的、貼敷的一應俱全;粉劑、針劑、栓塞琳瑯滿目,儼然一個藥品倉庫。

魏小亮夫婦分工明確,丈夫收集回收藥,妻子分類擺放。若遇到包裝破損的、過期的藥品,夫妻倆會重新包裝。

魏小亮的手中有一本密密麻麻記滿了姓名和電話的回收藥線人通訊錄。他們的經營就靠著這些關系,如今,兩人已經在鄭州買了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子,還有一輛面包車。

穿梭在鄭州航海路批發市場各個門店之間,留著平頭、面色沉靜的魏小亮很不顯眼。魏小亮手中有120個分散在各個轄區煙酒店、大小醫院門口的回收藥專兼職隊伍。這些人一旦手中有貨會立即與他聯系,根據藥品品相、種類以及市場的稀缺度,魏小亮會及時開出回收價并一次性付款,他掌握的供藥客戶和進藥客戶數量一直在遞增。

據魏介紹,在航海路市場專業從事二手藥回收的不少于40家。他說,回收藥來源有4個:一是市民藥箱里或多余或過期的藥;二是專業從事醫保卡刷卡套藥再販賣的人;三是專門掛牌收購回收藥的煙酒店和攤販;四是游走于大街小巷專門叫喊回收藥的。

從魏這里,記者得知,回收藥的去向大多是都市村莊的小診所和各種藥店。“偶爾也會有知名醫藥公司的人光顧,他們主要是想來淘一些治療疑難病癥的名貴藥。”

魏小亮很坦誠地告訴記者,一些治療心腦血管疾病的緊俏藥、新特藥,即便在大醫院也很難見到,但他們這些二手藥販手里卻有。

魏小亮承認自己的營生有風險,但他說:“有需求就有市場,誰被查住算誰倒霉。”

魏小亮稱,夫妻倆不雇用任何人,一個月的保守收入為6萬元。

開藥店的“捷徑”

鄔杭20歲不到就進入了鄭州醫藥行業,先是給人打工,后自己開藥店。從2005年開始,為了能順利通過GSP認證,鄔杭加盟了某醫藥連鎖公司。

據鄔杭稱,在鄭州乃至全省、全國,越來越多的人像她一樣,通過加盟連鎖藥店的形式創業。她說,新醫改后,這是個人開藥店的一條“捷徑”。個人開單體藥店費用太高,除了前期的門店租房、裝修、雇人等投入外,還有許多其他費用,如藥店宣傳費等,“此外,個人藥店總讓人不信任,選擇那些已經做成品牌的藥店加盟會減少顧客的這種疑問”。

除了形象問題外,申辦加盟連鎖藥店的手續也比單體藥店手續簡便,且連鎖公司也會在開店、采購、管理等方面給加盟商提供支持。

鄔杭告訴記者,店里在舉辦各種活動時,公司會給予指導,如傳單、海報的設計印制、社區活動的策劃聯系等,這單靠一家小藥店沒法完成。在經營上,公司總部聯合采購和物流配送,能有效降低進貨成本,免去了不少進貨操作上的麻煩。

在鄔杭的認識里,與以前做渠道相比,她加盟連鎖店是看中了醫藥零售領域的前景。這既是醫藥政策催生的結果,也是競爭不斷加劇背景下的市場選擇。

“加盟是一種趨勢,是通過GSP認證的捷徑,是市場重新洗牌后走向規范并惠及百姓的優質選擇。對此我不持異議,只是在加盟后,你會發現,你面對的‘盟主’有兩類人,一是想做事兒的,二是想圈錢的,而眼下市場上后者居多。”

半年前,鄔杭脫離了一家醫藥連鎖公司轉而成為另一家連鎖公司的加盟商,但令她始料不及的是,無論是加盟哪家連鎖公司,所受到的“盤剝”是一樣的。

從鄔杭那里記者得知:“母店”對加盟商“盤剝”的方式大致有五種:一是不開票。在她先后加盟兩家連鎖公司的4年中,從未見到過公司的增值稅發票,要也不給。二是“過票”。“過票”的手續費總部一般要向加盟商收取2%~3%,且從不開任何票據。三是加價。總部統一低價購藥加價向加盟商配送。四是罰款。總部會根據規模和位置要求各加盟商每月必須完成進購7000元~15000元不等的藥品,若不能達到該指標便要罰款,若不接受罰款便會以剝離相威脅。五是沒收押金。“母店”總能找到拒退押金或部分沒收押金的理由。

鄔杭十分肯定地說出了兩個

“100%”:在鄭州醫藥市場,除非直營,連鎖公司總部不能做到藥品100%配送,而加盟商也100%不愿完全從總部進貨。究其原因,要么是很多新特藥連鎖總部沒有條件及時配送,要么是普通常見藥配送價格太高。“經常性地,總部配送的藥價比某大藥房直營店的賣價還貴,且種類不全甚至沒有,不能滿足不同消費者的需求……”

殺雞取卵的事兒

鄔杭的“控訴”或有其偏激一面,但記者從連日來的采訪中得知:與前年紅火的景象相比,加盟連鎖在醫藥零售市場中已顯疲態。那么,其癥結在哪里?

9月11日,一位負責藥品配送的某醫藥連鎖公司總監趙陽(化名)開出了三個病因:“盈利模式錯位;擴張急功近利;加盟門檻過低。”

他說,不少醫藥連鎖公司把自己的經營目標與經營目的混為一談了。他說:“很多連鎖公司包括我本人所在的公司,盈利模式都是通過收取加盟費、賺取藥品差價來實現的。但這種模式分明是‘殺雞取卵’。”

趙總監認為,一家成功的醫藥連鎖企業,應該經過立項、直營店試運行積累經驗,再通過加盟連鎖形式擴大市場。“但事實上,不少公司光知道招兵買馬,超常規發展,管理和后續服務卻跟不上,不出問題才怪。”

針對目前連鎖總部和加盟商的關系,趙總監用三個字概括:“兩層皮。”

“為了吸引更多加盟商,連鎖總部不斷降低加盟標準,不管有沒有經營資質,有沒有經營條件,只要有錢就行,這對總店、對門店都是很危險很不負責任的。”

但趙總監也許不知,比他列舉的更可怕的是“租照”。

記者在采訪中得知:某些連鎖公司對加盟商承諾,只要繳納加盟費,就幫辦“藥品經營許可證”,事實上,他們把一個“藥品經營許可證”復制多份放到多個藥店,有的甚至是復印件。

據知情人證實,有的藥店開業半年了居然連藥品經營資格都不存在,有家藥品連鎖公司沒有任何意義上的配送,將自己的證照以每月5000元~6000元的價位租給藥品經營者,還有一家連鎖公司,在周邊農村幾乎村村有門店,最小的門店只有十來平方米,一天只賣200多元錢。與藥監部門規定的市區不小于100平方米、農村不低于60平方米的條件相差很遠。

那么,面對市場上五花八門的違規經營行為,主管部門如何監管?藥監部門將開出什么樣的“藥方”來遏制連鎖醫藥市場上的私采行為呢?請關注“連鎖藥店回歸‘直營’的背后(下)”。圖為配圖,與文章內容無關。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09T09:38:45
2018-07-09T08:55:30
2018-07-08T15:43:25
在线真人龙虎斗